Blog

春节经历—-家之阿喀琉斯之踵

年近岁晚,毛贼横行。适逢回家是日,有其光顾。 话说,我家不是第一次被这帮君子垂青的了。某某记得09年仲夏某天,酷热难耐,3楼的房间窗户忘记关闭,窗帘开着。毛贼切其窗支,于家中大肆搜略,可惜偶家实在没啥值得拿去的,我钱包放在了这个房间,但只有百来块,剩下被拿去的就只有一个17’和20’的两个LCD。痛心,但明知报警也没用,但也报警了。循例保安来记录下口供形式一下就没了下文。 所谓亡羊补牢,老爸就只坚信自己的方法,在其研究完盗贼路线后,得出结论,从隔壁屋翻过来这边屋檐,再上阳台。于是他在很多位置加装了碎玻璃。3楼楼顶加装铁线。,铁窗焊上了粗铁条。一切一切以为完美无缺,宁静了好长一阵子。 无奈,世界往往不会如你所愿。偶们家一楼空空如也。加装了不锈钢门,盗贼还不死心,连续好久在凌晨时分,尝试开锁,最后一次发怒了,用螺丝刀把钥匙口给撬坏了。因此换过两次锁。有时我不是歧视外省人,但这也未免也太过分了吧,要挑也去挑个有钱人家呗。明知这种门锁你们还没这个资格来开的时候,你还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又何必呢。 时至2011的这天,偏偏我刚回家,下午和老妈在3楼我的房间斗地主。突然一个清脆的响声,老妈警觉起来,走到2楼期间,又来一阵像人掉到地上的响声。到了二楼,发现某个侧面的空房间里面隐隐透出阵阵冷风,房门口发现个卵石。她进去发现侧面的防盗网被撬开了个口子。恐怖,还好先给发现了。案发现场我观察了下,房间长期没人住,封尘的。窗户前几天刚洗了,铝合金窗是卸了洗完再安上的。我晕,仔细看了下,笨妈妈,把窗户装反了。开窗的口子在外面了,哎。再有窗户对着隔壁的房子的,对着屋与屋之间的小巷,刚好窗下有个屋檐容纳一个人站着。我晕,这不是阿喀琉斯之踵么。这个窗户因为是对着小巷的,没安装窗帘。反之安装了窗帘的话,小贼不敢贸贸然剪防盗网,不然的话,假如有人,一拉开帘子,打个正着,样子都会被瞧个清楚。从贼的角度来考虑,它不会去冒这个险。他这次从侧面窗户扔个小石头进去,投石问路,不就是试探的么。 后续应对,太夜了,相关铁器店子都关门了。首先得应对今晚。既然其猖狂到了可以在下午去试探偷窃的境界。难保今晚不会再来。所以马上老爸找了个粗铁棍用铁丝先重重绑死在防盗网开口上。外面用布从内部遮掩着,来给小贼打打心理战,再有将窗户弄回正常状态。后来我考虑还是不太安全,想到了个超级邪恶的办法。按照其入屋搜略的路线,进了这个窗户之后,还得打开房门进入大厅。关键点还是这个房门。于是我将门虚掩。从门面向大厅这侧的把手上栓了个绳子,绷直,另一端绑在一根铁棍上,铁棍摆在椅子上的边缘,椅子下面放了一块没用的大瓷砖,铁棍只要一掉下来,就会弄出很大很清脆的声音。而门只要一旦被拉动,不用太大的力气,铁棍就会掉下来。小贼不来还好,一旦来了,我让你进了来,出不去。>_< 就算是最坚固的马其诺防线,都有致命的弱点。我家里的弱点就在那房间的那个窗户。那个位置正是在外面拆窗都不容易被人发现。很多时候,你认为最牢固,最见不可破的时候,往往危机四伏。这种事情,得仔细,仔细再仔细。

Over 95% of our clients recommend our language services to others


Copyright © CCJK Technologies Co., Ltd. 200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