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tina

关于多人参与的较大项目

在本地化翻译实践中,经常会遇到几万字甚至几十万字的大项目,在项目的处理过程中,会有多个翻译甚至编辑参与其中,那么,在如此庞大的项目中,如何确保各翻译和编辑之间术语一致,文风近似,在项目进展过程中如何协调沟通,以下是笔者的一些总结。   首先,由项目经理选择参与人员,包括翻译、编辑、校对,最好是召开项目启动大会,介绍相关要求及注意事项。如无法召开会议,则至少应以邮件形式将各项要求告知所有参与人员。一方面确保每个参与人员都了解要求,采用相同或近似的方式处理项目。另一方面,参与项目的人员也可知道都有哪些其他人员担任同一项目的翻译和编辑,以便于在项目进展中随时沟通。   第二,制定词汇表。如果可能,应在开始翻译前制定出词汇表,以便翻译沿用。但如果省略此步骤,则各翻译应在作业过程中将自己遇到的关键词汇列示出来,并随时沟通,以确保术语的一致性。   第三,编辑过程中,一定要顾全大局,避免各自为营。如有cross file的部分,最好能定期共享已编辑文件和TM,这样不仅可避免无用功,也可确保文件的一致性。   第四,如果有多位编辑,最后在所有文件编辑完成后,应由一位编辑进行通览,检查各编辑之间的关键术语是否一致,cross file 的部分是否统一。鉴于项目较大,如果时间紧张,可借助一些QA工具,如Xbench。   最后,校对。如有。   综上所述,在大项目处理过程中,不论是翻译还是编辑,都要相互沟通。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为确保项目的一致性和连贯性,一定要顾全大局,确保项目的顺利进展和高质交付。

翻译实务应试技巧

虽说翻译是一门综合能力,既需要良好的语言基础,又要有很好的表达能力,但,要做好翻译,尤其是在翻译实务考试中尽可能多的拿分,也并不是没有技巧可循。 在本周的培训中,通过练习,笔者本人对应试技巧做了些总结,具体如下。 以本次练习为例,所选英译中部分如下: It was one of those days that peasant fishermen on this tributary of the Amazon River dream about. With water levels falling rapidly at the peak of the dry season, a giant school of bass, a tasty fish that fetches a good price at markets, was swimming right into the nets being […]

突破束缚 酿造佳句

  在CCJK,我们执行TEP的作业流程,即翻译-编辑-校对。对于编辑而言,不仅要检查翻译的译文是否与原文意思相符,还要确保译文的表达与文风贴合中文习惯,符合译文的文风。但很多时候,遇到表述不是很好的译文,编辑往往会受先入为主的限制,很难跳出现有译文的条条框框,一方面觉得译文不好需要修改,另一方面又想不到更好的表达。   举例来说,有一次,一位同事发来一句话,让我帮忙想想如何改的更好一些。原译文如下:或者,您也可以一天锻炼身体的一半(例如:上半身),第二天再锻炼另一半(如下半身)。 看到这句译文,显而易见,“身体的一半”、“另一半”比较怪,可以想象得到,原英文的表述大概是half of your body,the other half of your body,如果改为“一部分”、“另一部分”,好像又与原文不是很贴合。如改为“一天锻炼上半身,第二天再锻炼下半身”,这样又省略了原文的一些内容。左思右想之后,尝试将句子打开重新组合:或者,您也可以分段练习:一天锻炼上半身,第二天再锻炼下半身。类似这样的表述是不是读起来更顺畅一些呢?   再举一例: Good sleep entails the child sleeping sufficient hours for his age, as well as restfully through the night. 良好的睡眠要求儿童拥有适合其年龄段的充足睡眠时间,以及平静安稳的夜间睡眠。 儿童的睡眠时间充足,满足其年龄段的需要,且一整夜都睡得安稳,才称得上优质睡眠。 原译文的句式按照英文顺序,虽没有错,但读起来不那么顺畅,修改之后的句子先描述条件,再进行总结,更符合中文习惯。   这些听起来似乎比较抽象,但在实际作业中却非常普遍。这对编辑的水平也是一大考验。要想令译文质量提升一个档次,编辑就不能只局限于检查理解错误,还应突破原有句式和译文的束缚,酝酿出信、达、雅的佳句。  

由“的、地、得”说开去

有一次,译友讨论时提及一个问题:在现今的本地化中,中文的“的、地、得”是否应严格区分?还是已简化为统一使用“的”?大家的观点当然不尽相同,这也让我不禁反思:作为一名专业的本地化从业者,是要严格遵从汉语言的使用法则,还是可以为了方便而有所精简?   让我们来一起学习一下“的、地、得”的用法与区别。 “的、地、得”这三个字都是汉语中的结构助词,发音相同,都起着连接作用。 “的”通常用在名词(代词)或形容词之后,表示介宾结构,如:妈妈的背包、他的信件、美丽的花朵等。 “地”表示动宾结构,一般用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前,如:伤心地哭、忙碌地工作。 “得”一般用在谓语之后,表示补充说明,如:玩得很开心。 简单说来,“的”一般用来修饰名词,“得”一般用来修饰形容词,而“地”则一般用来修饰动词。   这样看来,这三个词的用法其实很好区分。也许,有些情况可能较为含糊,不好区分。但总体来看,这三个词的用法和区分应该在中学阶段便得以普及。可翻阅当今报刊杂志,“的、地、得”乱用甚至混用的例子举不胜举,以至于很多人都以为,是不是这三个字可以都用“的”代替了?但笔者认为,从严谨的观点出发,我们还是应严格遵守汉语言的使用规则,将汉语言的博大精深传承下去,不要为了一时方便而因小失大。

如何将新翻译导入文件

在使用trados2011处理项目时,可能会遇到边翻译边编辑的情况,如果复制粘贴,只能一句句处理,这样无疑会浪费大量时间,让人抓狂。那么,如何能更加便捷地将新译文导入到编辑稿呢? 举例来说,现在有一份大文件,由于时间关系,翻译到一半时,同期开始编辑。等到翻译完全完成之后,就需要将翻译的最终文件A中的新译文导入到编辑已经处理过的文件B中。处理方法如下。 打开新翻译文件A,即要导入的文件。 新建TM: 项目-项目设置-翻译记忆库和自动翻译-创建 根据屏幕指示新建TM。 然后,还是在“项目-项目设置-翻译记忆库和自动翻译”中,选择“导入”。 然后选择要导入TM的翻译文件A。 这里需要注意,应选择以下各项,尤其注意“草稿”一项,以将全部译文导入到TM中。 导入之后,再进入编辑的文件,在“项目-项目设置-翻译记忆库和自动翻译”中,取消选择原有TM,改用刚才新建并导入翻译稿的TM。然后,在文件的“批任务”中选择“预翻译文件”。如下所示,注意选择应用翻译之后“确认100%匹配”、“确认上下文匹配”和找不到匹配时“将译文句段留空”这几个选项。 点击“完成”,便可将翻译的文字导入到已经编辑了一部分的文件中。 此时应注意,再回到编辑文件的“项目-项目设置-翻译记忆库和自动翻译”中,将TM修改为原来使用的TM即可。

马年说马

辞旧迎新,随着2013年12月31日午夜钟声的敲响,我们迎来了2014年。 中国农历素以十个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十二个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来计算年份,每60年重复一次。2014年,是中国的农历甲午马年。 马,在中国文化和汉语言文化中具有极高的地位和积极的含义,我们熟悉的有关马的成语有:龙马精神、金戈铁马、马不停蹄、马到成功、万马奔腾、快马加鞭,等等等等。 在西方文化中,马的内涵形成与美国西部牛仔相关,较为著名的有特洛伊木马Trojan Horse、黑马dark horse。 鉴于马和horse在中英文中承载着类似的文化内涵,有些词组的翻译可以完全对应。比如 all lay loads on a willing horse,对应中文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英文中的 it is a good horse that never stumbles,对应中文的“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此外,在中西方文化中,词汇的内涵并非一一对应,有些时候,两种语言会采用不同的载体表述相同的内涵。比如,英文中说 as strong as a horse,而对应的中文则是“壮的象头牛”。英文中的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lock the stable door after the horse was stolen,对应的中文则是“亡羊补牢,未为迟矣”。 随着网络词汇的兴盛,与马相关的一些词也迅速走红,比如“神马”东西,“草泥马”等。而“马上”体也窜红网络,更有诸多网友对其配以各种图片和漫画,比如“马上有钱”、“马上有对象”、“马上有车”等等。 新的一年,预祝大家龙马精神,马上有一切!

翻译之“画龙点睛”

相信画龙点睛的故事,大家都非常熟悉。画龙时,本来一幅平淡无奇的画作,因神奇的点睛之笔,便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以此来比喻在关键的地方加上一些精辟的词语或话语,使内容生动传神。 画画和写作需要点睛之笔,翻译也同样需要画龙点睛。 举例说明如下。   不过,尽管花草自己会奋斗,我若置之不理,任其自生自灭,它们多数还是会死了的。我得天天照管它们,像好朋友似的关切它们。 However, although flowers and plants can live themselves, if I pay no attention to them or abandon them to their own fate, most of them will die at the end. I have to take care of them every day, like a good friend. However, although flowers and plants can l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