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nancy

语境的重要性

语境,顾名思义,是语言的环境。同一句话,在不同的语境下,所表达出来的含义会大相庭径。因此,完整的语境,对于准确理解并表达译文至关重要。最近在做的一个项目就让人深有体会。每一句话都是从一些文章中抽取出来的独立句子,无上下文。一个句子,可以对应好几种不同的理解。如果遇上指代不明的情况,就更五花八门了。这种情况下,除了在对应的网站上进行搜索之外,还有一种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在google上复制整个句子进行搜索,看是否能找到相关的段落。若能找到,则心中暗喜,一句话终于有所着落。有了上下文的句子,即便再晦涩,也能从上下文中找到一些提示和线索。但并非每次都能运气这么好,一次搜索未必就能成功搜到。如未搜到,则可输入一些较为关键的词,进去搜索。反复更换关键词。只有借助上下文,才能更准确地把握独立的句子。如若想当然翻译出来,那么,这句话极有可能无法再放入原来的文章中,甚至可能会引发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错误。 因此,即便费时间,费精力,也需要想方设法去找出一些有用的提示或帮助,尽量做到更为贴近原文的意思,尽可能找到最准确的译法。

那些神奇百变的单词

以往自己在写英文文章时,总喜欢用一些比较复杂的词,心里暗自得意,以为这样才能体现真正的高水平,然而,做英中项目这么久以来,却发现,越是地道的表达,用的词往往都比较简单,而越是这样简单的文章,却越让我们头疼不已。为什么?因为得绞尽脑汁去想出一些花色来。比如,单纯的一个“beautiful”,通篇都出现,总不能每次都翻译成“漂亮的”吧? 感觉这反倒考验起中文的造诣来了。 这里就例举一个非常常见的词。这个词我们从初学英语时可能就开始接触,到现在,应该算是很熟悉很熟悉的朋友了。然而,要真正把这个朋友表达成地道、生动的中文,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一些例子: The young lady is carrying a pot of water on her head. 这位年轻女士顶着一罐水。   He is carrying a box on his shoulder. 他扛着一个箱子。   He is carrying a sedan chair on his shoulders with another sedan-bearer. 他同另外一个轿夫抬着轿子。   He is carrying two baskets with a pole on his shoulders. 他挑着两个篮子。   […]

特殊时间的表达

最近在译文中碰到了一种较为罕见的表达,12pm。乍看之下,这可能是晚上 12 点,即 24:00,其实,这是一种错误的译法。如果不是有专业人士指出来,可能这种错误的译法还会一直延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在这里,正确的翻译应该是 12:00,也就是中午 12 点。而午夜 12 点的英文是什么呢?午夜 12 点应该是:12am。凌晨一点是 1am,凌晨两点是 2am,以此类推,到上午十一点,是 11am。英美人的时间观念确实有些不同: 从午夜说起吧,午夜是 12am,凌晨一点是 1am,之后是 2am……直到11am,然后是正午,12pm,再接下去是 1pm、2pm……11pm,然后以另一个 12am 开启新的一天。 像上午几点这样的表达,想必大家都非常熟悉不过了,然而,对于 12pm 和 12 am,会犯迷糊的,应该不在少数。因此,如果碰到了这样的时间,首先得去查一查搜索引擎里到底是什么译法,至少,查到个解释也不错,这样才不至于把这么重大的时间给弄错。要知道,如果翻译的是一些机票或者会议,甚至更加重要的信息,一个小小的时间错误,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因此,切不可想当然地进行翻译。 大家记住这个时间轴就很容易记住了。以后碰到,就不会弄混淆了。

如何对待地名和人名

以前,在做翻译时,对待不认识的人名和地名,总是不自觉地保留成原来的英文了。但在自己翻阅一些杂志时,每每看到文章中屡屡出现的英文地名和人名,便双眉紧皱,感觉一百个不愿意。有些甚至都分不清哪些是人名,哪些是地名。   地名与人名则略有不同。很多地名都是有约定俗称的翻译的,也可以说是固定翻译。比如说国家名,China是“中国”,USA 是“美国”,即使是最小、也最陌生的国家,也一定会有一个对应的、已经翻好的中文名。因此,国家名是一定要译出来的,而且不能一顿乱译,随便找几个词音译过来了事。如果出现国家名没译准的情况,对翻译水平的质疑断然是不会少的。   而翻译过程中,往往经常出现一些非常复杂的地名,前一秒还是巴西,可能下一个地名就窜到了墨西哥,这样一来,如果通篇都是保留英文,读者会看得云里雾里。因此,需要借助一些工具,将这些地名尽量准确的翻译过来。这时,词典和google搜索引擎都是我们的得力助手。词典能够搜索到更好,若是搜索不到,则请尽量在google中搜索固定的译法。 自己先可以在心理默念一个发音,然后打出一个非常相近的音译,既能缩小搜索的范围,又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方向。如果猜一个词行不通,可以试试另一个词。不要吊死在一颗树上。实在什么都搜索不到了,再保留原英文也不迟。 对于人名也是如此。有很多固定的人名翻译,比如克林顿,布什,等等。对于英文的人名可能处理起来还相对较容易,对于一些中文的固定人名翻译,则更要慎之又慎。比如说,一些历史名人,采用的是威妥玛式拼音,这些务必也要利用搜索引擎进行搜索,反复校验,确定之后方可使用。倘若不是这些约定俗成的翻译或固定译法,其余人名则可以采用音译和半音译方式等,相应地翻译出来。

It doesn’t work, change!

不久以前,从朋友口中听到这么句话:“it doesn’t work, change!”据说是一个成功的老美这么说的。朋友觉得这句话很值得分享,于是也转述给我。起初也没觉得有多高明,不过细想之下,却发现包含着点点的真意。 或许,这句话与《周易》上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不谋而合。诚然, 当然,变化需要有一定的勇气。这就好比是严寒的冬天,从温暖的被窝里起床真的需要莫大的勇气。但是,只有经历这种挣扎,真正的起床之后,才能发现被窝以外的精彩。真正起床之后,也绝不会因为外面的寒冷而重新回到被窝中去。就像是清初时宁愿断头也不留辫,而清末时,宁愿断头也不削发。这一切都只是害怕改变现状,不敢迈出第一步。 这句话对于生活中有很大的启示作用,在工作中也是如此。人类进入电脑时代后,硬件和软件不断更迭,如果不能及时更上这股发展的潮流,也将很快被淘汰。不说远了,光是我自己所用的计算机系统,也换了好几个了,office系列软件,也早已不是几年前的那些版本。翻译软件也是不断更新换代。而这些,都需要我们勇敢地去适应。记得刚用某软件的新版本时,由于界面全然不同,刚开始用很挣扎也很排斥,后来由于文件处理的需要而不得不用,到后来,当一切变得非常适应,跟个老朋友似的,也就看着很亲切了。或许,对于改变,我们首先要有一个接受改变的心态。翻译行业,即使做了十年,二十年,也得适应并不断改变着。古语所云的“学到老,活到老”或许中间就透着这么一层含义吧。

法律翻译里的固定引导词

在法律翻译中,经常会看到一些约定俗成或是格式化的固定用法,而这些词若不明就里地进行翻译,不仅会破坏法律言语的严肃性和严谨性,还会引发一些贻笑大方的错误,或是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因此,我们需要熟悉这些固定用语的翻译或用法。 第一个常见的词是:for the purpose of 咋一眼看来,这个词组大概就是“以……为目的”的意思,确实,在法律用语里,有些情况是表达这个意思,然而,法律用语有其独特的表达方式。 如: 例 1: Whoever, for the purpose of illegal possession, uses one of the following means during signing or execution a contract to obtain property and goods of the opposite party by fraud, and when the amount of money is relatively large, is to be sentenced to not more […]

如何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态

心态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词语。虽然我们的口中时常蹦出这个词,但心态究竟是什么呢?心态就是每个人心中看待事物或处理问题的看法和态度。就是这样一种内心的认知,可能对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极大的影响。保持健康和积极的心态,是打造健康生活和成功事业的基础。而在工作节奏快的繁忙现代生活中,由于承受过多、过杂的压力,往往很难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既然压力无法避免,那么,如何在生活和工作中加以有效调节呢?尤其对一个译者而言,平和的心态尤为重要。都说文字是内心的反应,心乱,则文字乱,自然而然,也难以翻出很好的作品。为此,我们需要时刻让自己保持平和、积极向上的心态。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 首先,不要把生活中的烦恼带到工作中来。生活和工作虽然不能严格划分清楚的界限,但是,我们还是能够将其有效加以区隔。在工作的这几个小时全心投入,回到家再去处理生活中的问题,这样才不会使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缠成一堆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其次,要学会转移。转移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如果工作中觉得情绪不稳定,则暂时缓一缓手头上的活儿,出去外面走一圈,或是吃吃东西。吃东西也是一种良好的减压方法。心宽体胖,或者胖人的世界往往比较快乐。如果这样还不能解决你的焦躁情绪,那么,干脆请假休息一下。等心情平复了,工作起来也事半功倍。 再次,要有阿Q精神。虽然很多人认为阿Q精神是一种逃避的心态,学者将其归纳为阿Q的自欺欺人、自轻、自贱、自嘲、自解、自甘屈辱,而又妄自尊大、自我陶醉等种种表现。但我认为,适当的阿Q一点,人会少些烦恼,多几分快乐。

新年新语

小时候总盼着快些长大,长大后,却盼着日子慢下来。然而,时间总是悄然而过。转眼间,便到了而立之年,灿烂的芳华,似乎已然离去。说来惭愧,而立之年,并没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朋友们每每问起,你还在XX公司做翻译吗?粲然答道:是的。在他们眼里,我成了一朵奇葩。而我恰恰就是这么一朵令他们觉得不可理解的“奇葩”——毅然扎根于这片一直热爱着的土壤,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平心而论,翻译确实是个很枯燥的工作,也需要承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在外人看来,确实是单调而又往复的活儿。然而,他们只知其苦,却不知其乐。每每能够攻克一个棘手的项目,能够将一句话翻得灿烂如花,心里还是总有小小的成就感。或许这便是枯燥中泛出的点点乐趣。或许,这么多年不动一动,在外人看来,好比是“温水中的青蛙”,会慢慢在享乐中消磨、消沉,或是灭亡。然则,事实并非如此。不跳动,并不代表在让“日子混了自己”。认真地对待每一次项目,尽心尽力做到自己的极限,虽然这样的进步不足为外人道,但也并非在“逆水行舟”,时间一久,便能“集跬步而至千里”。始终认为,只要能做到“在一行,爱一行,在其职,谋其政”,不管外人怎么看,自己能做到心安理得,便已足够。奇葩的世界,或许不是所有人都懂。

编辑是刀刃上的舞者

记得初做翻译一两年时,总有些飘飘然,觉得好似什么都懂了,到后来,却越发胆小谨慎,唯恐出错。不过,即使再谨小慎微,也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深感不易。有时感叹,做编辑压力太大,旁人会说,做什么压力不大呢?其实,做编辑,确实压力很大,而这种压力,除了来自客户方面的高标准严要求,来自文件本身的专业性,还有一部分来自于自己本身。如果自己本着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或许这种压力根本就不存在。客户投诉无所谓,质量好坏无所谓,那也就无所谓压力了。然则,事实上,身为需要对公司负责,对客户负责,对自己所出产的作品负责的编辑来说,难以置身于事外。或许说步步惊心是过于夸张,但步步小心却不为过。不然,随便放过一个小小的单词,便可能引发一场大爆炸。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然而,是压力也是动力。或许,不是压力的鞭策,就算做十年,二十年,或许,还只能停留下原来的位置,甚至于不进则退。因此,凡事都具有一个两面性。如何权衡这把压力的双刃剑,却着实成为一种考验。

数字是定时炸弹

最近在译文中又遇到了一些让人忍无可忍的低级错误,甚至连初中生或高中生都一眼能够看出。如果出现这样的种种错误,对译文质量的影响是极为严重的。 下面列举其中几个较为明显的例子: In February 2014, X will launch a new web site 原译文:2014 年 1 月,X 将推出一个全新网站。 分析: 这里显然犯了一个非常明显的错误,一眼便能看出,“February”是“二月”,而不是“一月”。   “XXX” orders are due Wednesday, January 31. 原译文:“XXX”订单将于 1 月 31 日周四截止。 分析:这里的错误跟前面的错误有些相似,都是时间观念上的错误。“Wednesday”绝对不会是“周四”,而必须得是“周三”。   , November 30 原译文:12 月 30 日,周日 分析:这里双管齐下,日期和星期几都翻错了。正确的翻译应该是:11 月 30 日(周六)   这种数字问题在译文中是很难发现的,甚至可以说是不着痕迹。数字问题历来是翻译过程中的重点关注对象。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小小的一个数字错误,甚至乃至一个小数点的错误,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甚至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这篇译文是广告宣传单,上面有大量的日程安排。别看 12 和 11 之间只差个 1,可时间上来说,相差整整一个月。如果提早一个月到,或推迟一个月到,得耽误或错过多少事情。即便是传单还没发出去,重印又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因此,在处理数字问题时需慎之又慎。即便是一些司空见惯的星期几,几月,也得反复检查,确认无误后再提交。可以在心里多默念几遍,比如,Tuesday 和 […]